首页 > 娱乐 > 综艺  >  正文
亲,暂时无法评论!

【乡土】厄运始于喜欢终于醒悟(27)

2018年4月21日 星期六 雨

前情回顾:二狗住院一个星期,花费了三万二千元。因为囊中羞涩,二狗执意要出院,我转念一想,决定让二狗回老家小镇找土医生治疗,便不再阻拦。两人乘车回到小镇,二狗在车站休息,我找到了土医生的诊所。

前一章 出于无奈出院

第二十六章 求助老中医

当我和二狗来到瑶山诊所的时候,已是下午两点钟了。兴许是这个诊所的老中医医术好的缘故,坐在店里等候的人已有十个人。

我叫二狗在诊所内的长木沙发上坐下来,这才定下心来环顾了一下室内的摆设。这个诊所面积不算大,只有四十平米左右。门口直对的那面墙及右边那面墙,互相连贯地立着两个二米高的木质结构的货架,货架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中草药。

在货架的前面,有一张简易的工作台。那个老中医正坐在工作台前给病人把脉,他大约六十岁,短短的西装头白了一半,一张耐看的国字脸给人慈眉善目的感觉。他给人把脉的时候,神情专注,一丝不苟。

由于先到来的病人还有好几个,我和二狗只能耐心等待。不过,我觉得那么多病人慕名而来,他的医术肯定非同一般,心里便暗自欢喜。同时,我在潜意识里认为,也许服用中草药远远没有服用西药副作用大。

一个小时以后,终于轮到我们了。他询问是谁病了,我指着二狗说是他。于是他叫二狗坐到工作台前,他仔细地观看了一下二狗的面容,而后叫他伸出手,要给他把脉。边给他把脉边说:“平时感觉哪里不舒服。”

“胸口的地方每次发作都疼痛难忍。”二狗回答的声音都有气无力,兴许是那可怕的疼又来袭击他了。

这时,我看见那老中医神情凝重,或许已经检查出二狗的病情严重了。

“先开几副药回去试试效果吧!”老中医终于开口了。

“好的,要服多久药就可以痊愈呢?”老中医的话音刚落,我马上反问。

“这个不好说,因人而异的,就给你开三天的药方,回去熬来吃,看看有何效果。”老中医的话语里完全是为我们着想的意思。

怕老中医不能对症下药,我便把二狗的病例拿给他看,问他医院的诊断和他的是否有出入。他拿过去,仔细翻阅了起来。

“应该就是医院诊断的这种病了,就看我开的药方能否起效了。不过,这些药材不便宜,三天的药要八百五十元。”老中医边说边把病例还给我。

其实,我一直希望二狗的病是误诊,当然这只是我一厢情愿。不管老中医的药能否起效,也死马当做活马医吧。我便毫不犹豫地对老中医说:“那你给我们开药吧!”

老中医转身向他身后的货架,动作利索地开始拾捡药材。每一个药品他都是用一杆秤精准称妥的。三天的药包成了三包,叫我每天用一包来煎药,而且放五碗水,一定得用文火熬。

老中医的嘱咐我已经牢牢记在心里。而且我祈祷,但愿他给的是灵丹妙药,可以让二狗快速恢复健康。

付了款就得回家了,镇上距离家有十多公里,走路回去要一个多小时才到家。二狗的身体羸弱,可经不起这番折腾。如此,我准备租一部三轮车回去。

距离诊所门口不远处,恰巧停了几部专门搭客的三轮车。我走上去,进过一番讨价还价,那三轮车主要我付三十块钱就可以把我们送回家。

本来我觉得三十块钱有些小贵,但是要二狗走路,万一他身体上的痛发作,说不定走到黄昏都走不到家。这样,我不敢因小失大,便果断和二狗乘坐三轮车回家了。

乡村的小路坑坑洼洼,坐着这三轮车就如同过山车一样,摇摇晃晃地把我和二狗高高抛起又掉落。这种感觉真不好受。

特别是二狗,本来不健壮的他又被这突如其来的恶疾折磨,就一个星期左右的时间,他脸上已经不剩一点肉,两只眼睛也深深陷进去。如今,坐这车被摇晃德脸色煞白,冷汗直流。

我唯一能做的是用一只手拦腰揽着他,另一只手握紧他的手,传递微小的一点力量给他。除此之外,我半点忙都帮不上他。

一路上,我们没有说话,看着二狗低着头,眼神空洞,我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其实,我最害怕他这个样子了,一瞬间,竟然蓦然地心慌起来。

唉,我也偷偷地在心里叹气。欢乐为什么乍现就消失无踪呢?这个家刚刚因为多了喜春这个新成员充满了生机,刚刚经济不再窘迫,准备建新房。二狗就患上了这可怕的疾病,短短几天的功夫,就花去了三万多元钱,建房子就成了泡影了。

如果二狗的病能治愈,住旧房子也没有什么不妥。关键是二狗还能陪我走多久呢?喜春还那么小,如果没有了二狗,我该怎么办?

我似乎被卷进了绝望的漩涡,感觉自己就快要被沉没了。

正沉浸在心事中,二狗又低声呻吟起来。我在要崩溃的边缘不得不振作起来,急忙关切地问他:“是不是疼得特别厉害?”

他没有回答我,只是无力地点点头,本来就煞白的脸因疼痛变得扭曲起来。他的双手捂住胸口的地方,身体在不停地颤抖。

我看在眼里,痛在心里。可我只有干着急的份,因为我什么都帮不上二狗。每到这个时候,无奈和心痛在我的内心里互相交缠,让我备受煎熬。

如果回到家了或许二狗还可以躺床上歇息一会,可是现在只走了一半的路程,至少还要二十分钟左右才到家。我终于忍不住问司机:“师傅,可以开快点吗?”

“我比你还希望快呢!但是这些小路,再开快点不安全。”司机向我解释到。

看见二狗双手再次紧紧地捂住胸口,我知道他肯定是疼痛难忍。我也伸出手,在他胸口附近的地方,来回轻揉。

同时,我也在心里默默祈祷,但愿这病痛能放过二狗,不要再这么频繁来袭击他。

无戒365写作营日更

图片发自App

热门标签:,百性阁交通工具,摆钟论是谁的著作,败类舞蹈家谭元元,拜耳赛巴安,拜托小姐演员表,斑马线gl番外,斑竹初成三妃庙,坂下梢,半裸江山19楼,半年坎坷痔疮路,棒子国护士门事件,包大人来了剧情介绍

注:除标注本站原创外,其他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 请联系邮箱 71-62-94-35@qq.com

朝阳新闻-优质的内容都在这里致力于资讯传播,希望建立合作关系。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备案号:申请者

联系我们|lyhcxwc.cn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