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  >  正文
亲,暂时无法评论!

时间遗忘落坡岭

大概2年前,我在豆瓣上被一篇日记种草了落坡岭,说这个地方是北京西郊拍火车绝佳的地方,我对火车没有那么大的兴趣,但不知为何却对这个地方一直心心念念,上周末终于成行。

落坡岭,位于北京门头沟区,紧邻国道109,这条北京至拉萨的道路,在网上各种被誉为京西景观大道,两旁的景点一个接一个。周末好天气,每个景点门口几乎都停满了车。但落坡岭不在这之内,站在落坡岭社区旁的山坡上,左右都是人声鼎沸的度假村、农家乐。只有这里安安静静,好像被遗忘了。

看火车

落坡岭的“出名”在于这里有个小火车站,可是当我们按照地图向车站走去时却被一个施工的工人拦住:“修路呢,过不去,车站也关了,过去也看不到了。”可我们不死心,明明从路边都可以看到车站的影子听到火车的汽笛声了。

“厕所后边那有条路,但是好多年都没人走了,哎呀,你们甭去了,挺危险的。”我们抓住一个车站的大叔问路,大叔挠挠头说了这一句。

这山坡目测也就二三十米高,且坡度不算陡,要平时手脚并用地也就爬上去了。烦就烦在山上长满了酸枣树,树枝上的刺坚硬无比,躲都躲不开。

但既然有路,我们就打算去看看。结果厕所后边的这条路确实荒芜了很久了,都是碎石,路两旁的植物张牙舞爪地拦着路。我们只好往回溜达,没多远又看到一条向山上延伸的小道,路况比刚才那条好点。我们就尝试着向上爬,刚爬了几米,在坡下背着手遛弯的一个大娘就把我们叫住了:

“你俩干啥去啊?”

“听说山上有个炮楼视野好,想去拍拍火车。”

“炮楼在那边呢,走走,跟我走,我告诉你们。”

我们跟着大娘又回到了落坡岭社区,宿舍楼后边果然有一条石板小路蜿蜒向上。“你们就沿着这个路走,到没石板的地方就往左拐,然后一直走,有个岔道,一边挂着个牌子‘山上有狗’,顺着牌子这条路一直走就到了,有路,好走。”

“山上真有狗嘛……”

“有人家也都圈着呢,不碍事。”

谢过大娘,我俩沿路向上,小路非常安静,两边都是住户开垦的小菜园,也有一些破败的石头房子。这里想必曾经也是很热闹的社区,只是现在年轻人都搬走了,只剩下老人在这颐养天年。“山上有狗”是一块蓝色的木牌子,歪在酸枣树搭成的栏杆上,不注意根本看不见,上面的字迹也已经模糊,我俩辨认了半天才看出这就是那个“路标”。

上山的路都是碎石,我根本没想到会是这个情形,穿了双帆布鞋在路上一步一滑,心里还一直担心着“山上有狗”的忠告。结果一直到山顶,除了我俩,根本就没有其他动物。炮楼是个圆形的粗柱子,据说是日本人修的,修了一半就投降了,留下了这么个“烂尾工程”,远远看去,像是一个惊讶的人脸。

看到我们上来,炮楼表示很惊讶

山顶风一阵阵的,特别舒服,但在炮楼这里只能看到碧绿的水库和从山洞中吐出的铁轨,车站刚好被一座矮一点的山包挡住了。丰沙线还是很繁忙的,我们在这看山洞里吐出一列列车,又把对向开来的一列列车吞进去,大部分都是货车,绿色或蓝色的车头拉着长长一溜棕黑色的车厢,偶尔来一趟色彩斑斓的集装箱货车或者油罐车我们都会精神为之一振。

客车就更少了,之前看到的日记上说这里还有绿皮火车,尤其是北京开往张家口的4415/4416次,可以领略丰沙线上接二连三的美景。但我这次去之前查资料,发现这趟车也已经停运了。不过我们在炮楼这停留的大概一小时的时间里,竟然还看到了一趟双层客车,拿长焦拉进看,是沙岭子西站开往石家庄北的旅游列车。这种车我小时候回老家次次都坐,充满了童年美好的回忆,很久都没有见过了。

“再看一列火车我们就去那边吧!”说着就听到了火车在山洞那边的鸣笛。

“你猜这是一趟货车还是客车?”

“货车。”

“那我猜客车好了。”

结果出来了这货……

尴尬……

后来我们又移动到旁边矮一点的山包上拍另一个方向的火车和落坡岭站的全景。这里的拍摄条件实在是有点尴尬,山坡上的野酸枣树更密,而且因为鲜有人来再加上正值草长莺飞的春季,各类植物把本来就不宽的小土路挡得严严实实。尽管我们很小心,但是衣服上还是被酸枣树的刺勾得脱了线。正午的光线也很强烈,实在不是一个拍照的好时机。匆匆拍几张之后我们就原路返回,顺着铁路工人上工的台阶走到了铁轨上。

落坡岭站后面的水库 红房顶的落坡岭站

落坡岭站的铁轨一共有7条,对于这么一座小火车站来讲实在是很庞大的数目。不过通过在山坡上的观察,貌似只有最靠近车站建筑的3条电气铁路仍在使用,另外4条都没有见到有车通过,其中两条铁轨上还停了两节车厢。这里时不时就有几个游客出入,在停着的车厢旁爬上爬下钻进钻出。有火车来了便纷纷掏出手机相机拍照。

我们在这里只看到一个工作人员,每逢有车来便站在观察岗上挥旗打信号,目送一列又一列车呼啸而过,没有车的时候便孤独地坐在墙边晒太阳,看到我们拍照,只是喊了一句“看着点车啊”便再没说一句话。不知道要对这工作有多大的热爱才能如此坚持日复一日。

落坡岭社区撸猫

在火车站之上,山坡之下便是落坡岭社区,一共只有4栋红砖楼房,在社区一侧还有一排平房,是居委会和老年活动室以及小卖部的所在地。起初我以为这里是火车站的家属区,结果在网上查过才知道是北京人民轴承厂的职工宿舍。

社区很安静,进进出出的都是老人,楼与楼之间的路面没有一片垃圾,非常干净。给我们指路的大娘说:“这就是环境好,安静,但是太远,年轻人都不愿意在这住了。”

楼之间种满了丁香,这个时间正值花季,社区里都飘着丁香的味道。在最外面的一栋楼的楼头,还种了一株日本晚樱,开得非常茂盛。树下有两张长椅,时不时就有老人坐这休息。我们去看花,坐在近处的一个老太太好像自言自语又好像跟我们说话似的:“这花开得最好了,多茂盛啊,拍照特好看,前两天我跟姆们家豆豆就在这拍照来着。”

还有一个老大爷,可能脑袋已经不很清楚了,自己一个人远远地坐着,看见我们在这溜达就大声喊着跟我们聊天,声音含糊不清:“哎!哎!欢迎你们!欢迎你们!我女儿特别厉害!也会开车!我有两个外孙。”他咧着快没牙的嘴,看见谁都是这两句。还有老人跟偶尔进出的中年人搭话:

“你还在轴承厂呐?还有多少人啊?”

“没多少啦,100来人吧。”

“那也不少啦,你们真是坚持到底啊。”

最靠近山坡的一栋房子下,有好多流浪猫,在我们往山上走的路上就见到了两只。没想到拍完火车准备走的时候看到了整个“家族”,它们统一趴在楼下平台的一小条阴影里,看我们过去还有些戒备。后来发现我们没有恶意,便纷纷放松下来,或倚或靠,我刚开始很奇怪为什么猫都趴在这里,后来二楼的一户人家窗户打开,一个阿姨探出头来看我们拍照,猫们全都聚集到那个阳台下面仰头看,喵喵叫,想必平时都是这个阿姨在喂它们。

落坡岭社区给我的感觉都是慢悠悠的,好像不属于北京这座城市,我看到的和两年前在巴伐利亚酒神日记里看到的,几乎没有改变,时间在这好像也变慢了。

热门标签:,暧昧同居冷血大兵,安安芦荟祛痘洗面奶,安博离子裤,安布雷拉安全部队,安徽消防办事直通车,安陆一中校歌,安琦近况,安阳张笑东11个女人,安逸卡盟,安祖赛弗的数据,谙组词,俺命美瞳

今日热点

小编精选

热门视频

+更多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条评论

注:除标注本站原创外,其他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 请联系邮箱 71-62-94-35@qq.com

朝阳新闻-优质的内容都在这里致力于资讯传播,希望建立合作关系。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备案号:申请者

联系我们|lyhcxwc.cn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